当前位置:主页 > 执法动态 > 综合新闻 > 内容
走进或是最后的黎族船形屋
来源:南海网 发布:2012-09-11 00:00

   

    金宝搏官网 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著名摄友古林老师前不久在海观发了个帖子:《我的一份感慨》,话虽少,意思在。呼吁人们多加关注海南黎族船型屋的保护工作。

  船型屋是黎族人民传统智慧的结晶。

  据考古发现和史料记载,在新石器时代或更早以前(6000年前),海南黎族就在以竹、木、石为材料,修筑船形屋。这主要是黎族人民在生产生活实践中,根据自然地理、气候条件、建筑材料及技术水平,因地制宜地创造了这种独具一格的茅草屋。主要有船型屋和金字型屋两种样式。

  船型屋承载了黎族优秀的建筑文化,但如何保护却遇到了难题。网上也有网友发起了质疑:船型茅草屋是黎族文化的代表还是贫困落后的象征?

  楼主认为船型屋只不过是黎族同胞在他们所生活的土地上为求遮风避雨,起居食宿,在他们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就地取材所建造的生活工具而已。它只具备最基本的遮风避雨遮羞的功能而已,而且还是人类建筑最原始的一种状态,只不过是因为地区偏僻、生产力低下,与外界几乎隔绝,而“有幸”保留了千百年。它恰恰是生产力停滞不前的象征,或者说是被人类现代文明遗忘了的象征。称之为“文化”难道是要推崇原始与落后吗?

  也有网友反驳:应该科学地,历史地看待这个问题。简单的宣称船型茅草屋是贫穷、落后的象征,那是无知的否定黎族文化的结论。

  推崇原始与落后也好,无知地否定黎族文化也罢。要想切中要害必须亲自实地考察才是正途。然而想真的深入现场也不是很容易,看阳光岛上好多摄友发的照片大都是跋山涉水、不辞辛劳得来的。

  虽说生活在海南岛,但居住在城市里不会看到这种建筑的。随着经济条件的好转,和政府财政拨出专款帮助少数民族群众改造大部分茅草房,很多黎苗群众告别了船型茅草屋,住进了宽敞明亮的砖瓦或平顶房。

  而船型屋承载了黎族优秀的建筑文化,纪录了黎族的一段历史,它们代表着黎族的传统文明。如何保护这种掩映于大山绿林中的黎族民居,政府也想了不少办法。

  
  2008年,东方市江边乡白查村船型屋的建造技艺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里,曾静卧着81间完整的船型屋,一度吸引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学者、画家和摄影师前来采风。

  同在江边乡,距离白查村不到两公里处,是黎族村庄娥查村。2007年,这里保存完整的船型屋达100多间。

  按海南日报的说法:“在我省,除了以上两个村庄外,大面积拥有船型屋的就是昌江黎族自治县王下乡洪水村。”

  而据记者最新观察:白查村杂草淹没了村间的小路,许多屋顶上露出了窟窿。以往炊烟缭绕、鸡犬相闻、阿婆织锦的景象消失了。政府新建的8间船型屋,却孤零零地立在村庄中。娥查村相对完整的船型屋只剩下不到30间,其余的因为无人居住打理,已经腐烂。当记者来到洪水村时,看到村庄的一隅,还保留着十几间船型屋,其余的三四十间船型屋也因为无人居住,已经腐烂。

  白查村、娥查村这两个村落木有去过,想起了前不久参加“昌化江畔木棉红”文化节时,专程到了昌江黎族自治县王下乡洪水村探访的情况。
  
  王下乡位于昌江县东南部,境内山深林密,地阔人稀,自然资源丰富多样,盛产海南黄花梨木,是闻名遐迩的“花梨木之乡”。对于王下乡黎家并不陌生,1998年吧,俺曾和省文体厅的同志们一起到这里的一个黎族村落与黎胞并度“三月三”,住在山坡上的帐蓬里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可这次一问县里的同志,说是这个村子里的村民早就整体搬迁了,村落已不复存在,让人好生心痛。整体搬迁也是改变黎族同胞生活状况的一种方式,但更显得原有的船型屋弥加珍贵。
  
  沿盘山公路走了好长时间,终于看到了群山环绕,椰林掩映之下的船型茅草屋。下得车来,看到在不远处建有两排崭新的平顶新居,也有生活的迹象。

  听县委宣传部的小黄介绍,为改变黎族同胞的居住状况,县里投资帮群众在村旁盖起了一座的新式家园,然而一些群众还是喜欢在老屋子里。

  我们在一座船型屋前看到几个小朋友,就给他们递上了面包让他们吃。两个青年人出来修理配电板。说明村里的电还是通着的。他们热情邀请我们去他们屋里喝酒。问是什么节日,回答说不是过节,就是十几个亲朋好友聚在一起高兴一下。

  看过王学萍主编的《中国黎族》,知道黎族村落有的属于同姓聚族而居,有的是多姓聚居。村落内各个成员之间,大家都有“同村又同亲”的观念,同村落的成员都能长期和睦相处。


  黎族村落的选址要视地形、地势而定。山区一般建在山脚下,有利于防风袭击,居民多饮山泉水;平原的村落多建在小山坡上,以防洪水浸袭,居民饮井水或河水。所谓的“山包围村,村包围田,田包围水,有山有水”,反映了黎族是一个以农耕经济为主,捕鱼、狩猎、采集为补充经济的民族。

  我和海南岛著名摄友哲断兄、红衣姐姐、小牛和小草、热带先生等一干人马走进了村落。整个布局完全符合黎族选址“三靠一爽二干净”的原则:既靠近耕地,旁边就是;又靠近河川和溪流,进主要聚居地要先穿过一条河床;也靠近山岭和森林,周围遍地树木。一爽是指地势要高爽,有一定坡度。“二干净”既是指居住的地方没有死过人,也没有不好的传说,二是指野兽出没要少。
  
  总之,黎族村落选择十分注重满足生产、生活两方面的需要。

  我和小草、热带走进一间船型屋,里面摆着两张圆桌,共围坐着十几个男性在喝酒,旁边一年轻女子怀里抱着一个缨儿,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儿,象是屋子里的女主人。

  
  他们热情地请我们喝酒、吃肉,小草和热带高兴地品尝了一下,黎胞们更开心了,说明来的人没把他们当外人。黎族是个善饮、好客的民族,商家也动了脑子把酒推销到了山寨,墙上贴着好几个品牌的招贴画。

  
  不过主人们饮的还是自酿的“山兰酒”,喝起来柔柔的,甜甜的,一不小心就会喝高,醉起来让你几天醒不过来。

  
  屋里既有从河沟里淘来的黄腊石,也有他们自编的牛皮凳,两样东西都可以卖钱,说明他们也有了强烈的商品经济意识。据说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里的群众还不太喜欢用人民币,大多是以物换物,就是收钱,也是愿意收那些分币和角币,10块钱是断断不收的。

  今昔对比,现代文明早已吹进古老偏僻的小山村,屋外的卫星接受天线就说明了与世相连、息息相关。

  我问他们,为何不去那片新修的平顶房居生活,回答说还是喜欢这里,祖祖辈辈习惯了。

  告别乡亲,踏上回程。我们可以走马观花、蜻蜓点水,黎族同胞们却要世世代代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是苦是甜,只有他们才有最切身的体会。所有的专家、学者都无法替代他们作出正确的抉择。


    看着这片即将消失的黎族船型屋,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保护与改善、继承与创新有时真是一对矛盾。如何既能让黎族同胞过上新生活,共享现代文明,又能传承和发扬黎族同胞优秀的建筑文化,真是需要好好思量的大事。


  莫非黎族先人延续了几千年的物质文明和非物质文明之高度结合的产物——船形屋就要在21世纪里断绝了吗?

  各类高手和专家为此出了很多招数。如何破解船型屋保护问题?专家学者纷纷提出建设性意见。全文照转:

  一是要让船型屋充满人气。香港探险协会会员王健参与了洪水村船型屋的保护,他建议,对于自愿回迁的村民,政府可采取补贴等方式给予引导和鼓励。

  二是要引进市场机制。只有市场机制才能让船型屋具有造血功能,最终使当地百姓在保护中受益,从而进入保护与发展的良性循环。

  海南旅游研究所所长杨哲昆说,我国许多民族地区的民房改造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典范。像云南的傣族建筑,外表上看非常具有民族特色,还是传统的竹楼,但内部已经进行了改造,村民用上了自来水,用上了现代的家用电器,却不妨碍游客来此旅游观光。

  其实,洪水村也在往这方面努力。2008年开始,中国(香港)探险协会就陆续出资从洪水村民中买下15间船型屋进行改造和保护。外表上船型屋仍保持原样,只是从里面进行了加固,装饰房顶上加铺了一层隔水草席,四周墙壁也抹上了涂料,最显眼的是把原来船型屋的泥土地改为硬质水泥地面。房子里摆放着原木色家具,柜式空调,现代厨具、卫具一应俱全。协会还委托当地一对黎族夫妇看护这些船型屋。可惜的是,这还停留在民间慈善的角度,没有引入市场机制,不能让游客参观、居住,缺乏保护与发展的后劲。

  还有专家建议,可引进旅游公司,将白查村、娥查村、洪水村包装成美术、摄影创作基地,在吸引画家和摄影家前来采风、创作的同时,也会吸引游客前来观光、住宿,其前景会更为乐观。

  三是建立森林公园。江边乡和王下乡辖区内山岳、河流、森林、野生动物等自然条件优越,为此,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和唐玲玲建议,可在这里设立国家森林公园,发展生态型的森林荒野旅游。在此基础上,并入白查、娥查、洪水3村的人文资源,使之成为海南旅游的一个品牌。


  四是建立生态博物馆。随着环境保护和生态平衡日益被各国所关注,国际生态博物馆运动日益兴起。博物馆也需要寻找一种扩大保护文化遗产以服务社会的新形式,生态博物馆就是一种补偿传统博物馆缺陷的新模式。

  目前,我国已经在贵州黎平、广西三江、云南勐海、内蒙古达茂旗等地建立起来的生态博物馆有7座,它们正在保护着侗族、苗族、布依族、瑶族、蒙古族的多种文化活标本。

  专家建议,白查村、娥查村、洪水村可实行三地联保,建立生态博物馆。这是一种新型的理念和有效的模式,突出强调保护和保存文化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生性,其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尊重村民的主人地位,在文化原生地保护传统文化的精华。

  海南日报前两天发表评论员文章,三谈保护和开发黎苗文化:虽然我省黎苗文化建设步入了提速期,但总体而言,黎苗文化发展仍滞后于其他事业、黎苗文化保护水平不高等现状没有根本改变,与我省进入发展新阶段的形势还不相适应、不相匹配。这就要求我们应当本着“更加自觉”的态度进一步保护和发展黎苗文化。

    官家的话太过正经八百,还是草根们来得直接。网友“如猪如宝”写道:

  由于历史等方面的原因,居住在茅草屋里,确实存在诸多不便的现实,从某方面来说是一种落后,所以金宝搏官网 政府近十几年来,拨出大笔资金进行少数民族地区民房改造,已经在全省少数民族地区基本上消灭了茅草房,成效显著。而留下来的江边白查村,虽然采取整村搬迁保护的方式,但效果并不理想,没有人居住的船型屋,只能是一天一天地走向破落。而昌江王下乡的由探险者包村改造的方式也没取得好的成效。作为一份曾经的家园文化,遗下的不可多的船型屋,现在再来争论它是否落后,或者该不该保护已无任何意义,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以什么方式来运作才能够把它完整地保护下来,让这份文化家园遗产能够在几十年后,还能够让人们看到它的实物,而不是只有在图片和影像中去感受它的模糊印象。其实黎族一些好的船型屋的建筑工艺并不简单,随着时间流逝,这种建筑工艺也一样面临着失传的可能。

    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还能在海南岛的山水间看到这种船型屋吗?

 
  金宝搏官网  2010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898-65345673、65351444 举报电话:12318
联系地址:海口市白龙南路43号万福大厦三楼 邮编:570203 琼ICP备05000897号